徽州屏山流水环绕,村口有桥架于其上,可通车憩人。除此之外满处挥涂纸笔让这里再找不出半点的新鲜。暮春之时,四围黑瓦灰墙之下,难得找见一个简陋杂棚,棚阴下虽有众人围坐,但却无人画之。棚外垒靠球桌之类杂物,棚内杂叠纸壳碎木。有老者时不时还往里扔进一些,或将他的鸟儿换个阴处,或咒骂不知哪来的丧家犬碍了眼前清净,甚是无聊。好在烈日当空有妹子们撑伞闲聊,茶饮屋中有学童一齐涂画,至今终成此画。

评论
热度(33)

© zs_弓长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