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复兴之星的小伙伴

胖胖唐兄妹

+

阿弥陀佛

+

看电影画画

+

一张老画

+

照片上的猫

+

太乙

+

一直惊恐万分的小脏猫

+

用鸡尾酒杯装的零度可乐

+

网上的一只呆猫

+

星星是一条好吃又喜欢挡道的狗,但他热衷于帮圆圆家开大门

+

双安林公居南通,家有才。少时同窗,常与之论艺游戏。后数次闲游其家乡,尝美食于街巷,会友人于雅室,观名画于四壁,赏金玉陶瓷漆木珠石于满地之间。但皆不比当时抓笔描画之悦。此画去年画在通州,归湘至今才得彷徨完成。或曰:“贤才之生,实钟山川之秀。”如今山川之秀何在?贤才之路何成?

+

徽州屏山流水环绕,村口有桥架于其上,可通车憩人。除此之外满处挥涂纸笔让这里再找不出半点的新鲜。暮春之时,四围黑瓦灰墙之下,难得找见一个简陋杂棚,棚阴下虽有众人围坐,但却无人画之。棚外垒靠球桌之类杂物,棚内杂叠纸壳碎木。有老者时不时还往里扔进一些,或将他的鸟儿换个阴处,或咒骂不知哪来的丧家犬碍了眼前清净,甚是无聊。好在烈日当空有妹子们撑伞闲聊,茶饮屋中有学童一齐涂画,至今终成此画。

+

西西和西西的朋友

+

双榆树南里的细狗

+

几支玻璃杯

+

徽州西递,春近尾声,烈日与烟雨相互推搡。这里的白墙灰瓦早已在画中出现万万次,甚至我都在梦中预见,提不起人的兴趣。

穿寻几条细弄,有一尽头被隔墙、摩托遮挡。壮胆探进,肩旁高墙夹成短巷,阴凉中透出泥土清息,前方洞门里单是一户人家小苑。于是我靠巷边石板坐下,铺纸动笔,不再盲行。

方寸小苑清幽,草木琳琅,墙缀斑驳,有几团乱线窜行其上,细门高窗下走鸡闲行,有一老者漱口梳头、服药看报。多时之后,老者走出洞门与我攀谈,而后邀寻我而来的朋友一起进宅观览。进得门里暂是昏暗,前行却有绿草怪石一掌小园,有两重天井高堂,再有堆满道具杂物的巨大庭院,豁然开朗。出得大门《迪吉堂》的石牌映入眼帘,这幽闭小门里竟是大户人...

+

罗依溪de大仙

+

我画的可能是条假鱼

+

学期之末

+

冬天里的小草淅沥沥沥

+

一个多月前的会议

+

一对新婚夫妇

+

新生儿

+

阿弥陀佛

+

智力界接班人

+

对着相片的练习 · 十

+

对着相片的练习 · 九

+

对着相片的练习 · 八

+

对着相片的练习 · 七

+

对着相片的练习 · 六

+

© zs_弓长帅 | Powered by LOFTER